五问出版界、文化界、动漫界:关于清华大学出版社抄袭



自笔者于本月发表《【长期求转】清华大学出版社动漫教程抄袭维权案例全过程》(http://oranpig.lofter.com/post/3fa60_7b24153)后,也私信过@清华大学出版社第三事业部 ,除了陈绿春编辑最后告知我要我去告他们,依然没有任何正式的回应。

在此我想作为一个动漫抄袭受害者、动漫人的身份,问所有出版界、文化界、动漫界的朋友,几个问题,希望大家思考和回答一下。

在提问前先回顾一下情况,详细见第一段的文章链接,已了解可跳过:

1、笔者在人民邮电出版社出版的《漫画分镜头表现教程》被读者举报遭CG动漫社在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漫画技法秀秀堂:漫画素描技法5·分镜头篇》抄袭。

2、抄袭比对举例在第一段文章中有,也可见《《漫画分镜头表现教程》遭清华大学出版社抄袭事件存档》(http://oranpig.lofter.com/post/3fa60_734cc8e)。简单来说就是——几乎直接照搬。

3、我发帖声讨后,责任编辑陈绿春联系我问我有什么要求,我希望清华大学出版社能够高调处理,则我可以无需赔偿,高调处理的意思就是通过高调声明与抄袭划清界限,支持反抄袭。

4、对方似乎不愿意高调处理,所以我提出如果赔偿我两倍版税,我可以选择低调和解,否则高调走法律途径,后果自负。

5、对方连两倍版税(出版业的应该知道钱其实不多)都不愿意出,表示要告便告,并推卸责任有什么事叫我找法务部。到此已经可以证实对方毫无诚意可言。

6、我与清华大学出版社陈绿春编辑的交流,以及陈绿春牵线的所谓“抄袭者”的交流,均是通过微博私信,从未有任何公开和正面回应。我甚至都无法证明所谓抄袭者是真是假。

详细全过程请看第一段的文章。

那么,基于这件事——


我想问问所有出版界、文化界、动漫界的朋友,五个问题,希望大家思考和回答一下:


第一问:在旁人看来,清华大学出版社编辑陈绿春是否有尽到责任?


作为责任编辑,如果签下的作者抄袭,自然是要付责任。可是陈绿春和我说的话可能加起来还不够500字。

在遇到抄袭情况时,没有去查证、比对,而是把事情转嫁给抄袭者和受害者自己商讨。

你自己的责任就是中介吗?你是责任编辑还是中介公司?



在我提出了赔偿的要求以后,注意,赔偿要求的邮件是写给出版社、责任编辑的,她居然跟我说转了一份给抄袭者,希望我再和他探讨。

你就不需要探讨吗?就算是中介,遇到矛盾就不需要解决吗?你连中介也不如啊?


没错,赔偿要求的邮件是发给陈绿春的邮箱的,所以,她也回信了。

她转交给了法务部。

问题是你转交给谁,关我什么事?你可以咨询你们社的法务部,但是你自己应该给我一个交代,比如“我转交法务部了,看看他们有什么建议”,是不同的说法。

她的主体似乎不在事件中,现在似乎她要把事件交给法务部搞,有什么事似乎我应该找的是法务部而不是她。


我的邮件内容是,如果不按我的要求(两倍版税)来赔偿的话,我就会走法律途径。

然后上图是陈绿春的回信——她似乎已经成了法务部与我之间的中介。

请问出版人、文化人、动漫人,甚至有职业、上过班的人,你们觉得陈绿春编辑是个负责人的人吗?


第二问:这次事件,抄袭证据是否存在争议?文化人的智商是否应该用法律去决定?


在现今崇尚法治的时代,很多人遇到争议都学会用下面几句话来应付了:

“有什么事问我的律师吧。”(有什么事你找法务部吧)

“这件事交由法律去判决。”

看起来似乎是很公平公正的感觉,有争议,交给法律定夺,很正确啊?

但是对于这次抄袭,未必是如此。

因为这次抄袭有没有争议,本身就是一个争议——这是一次智商验证。

而这次抄袭的证据,如果你说你看完后觉得还需要法律来判决,我觉得你的智商是不是也需要用法律去判决一下?


我就发一张图,更多的比对图可见本文第一段的文章。

其他被改动得太多的抄袭可能存在争议,但是上面这种“低端复制”,我就问问大家,对于文化人、动漫人、清华大学这种智商的人——上面这些抄袭行为,还需要法律去判断吗?

所以,陈绿春编辑什么都推脱到法务部去,是不是只有两个原因?

第一,她弱智,弱智能够在清华大学出版社工作?

第二,她就是推卸责任。

换句话说,这次的抄袭行为,在没走法律程序以前,是不是基本可以从智商、常识上判定为违法犯罪的嫌疑了?侵权事实是不是非常明确了?


第三问:清华大学出版社,及其编辑,是否在犯错时,比其他出版社更应该被严惩和曝光?


清华大学出版社,不同于其他前缀的出版社。

清华大学出来的学生,很自然会被人觉得更聪明、更先进、更优秀,不是吗?

我知道,陈绿春编辑未必是清华大学毕业的,可是清华大学出版社也聘用了她不是吗?

而陈绿春其人——根据上一问,有可能是弱智,也有可能是险恶之人。

我用善意的揣测去揣测她,却得到她是弱智的答案。不过显然这不可能。

而这里说的险恶,包括:可能这次抄袭是有预谋的,也就是编辑有计划、有模式化的大量抄袭出书,同时推卸责任。

无论怎样,陈绿春无法给我一个交代,无论是人格、职业、文化水平上,她都无法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

而她所说的,能给我交代的法务部,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我,通过陈绿春的转达也不过是叫我随便告。清华大学出版社的法务部还真优秀,我也想应聘。

我想问问清华人,以你们清华的智商和品德水平,你们【在自己本职工作上犯法】是不是基本上可以铁定一条逻辑是——这必须是知法犯法了?

本职工作啊,如果不是知法犯法,你好意思说你是清华出来的?



第四问:你觉得这种抄袭的动漫图书是编辑无意,还是有计划的?



按理说,不可能所有编辑都能够查得出签约作者的作品是否有抄袭。

但是,出版界、动漫界的朋友,相信都知道……动漫界有一些人在大量抄袭并用抄袭作品做成教程出售。这个已经成了一个套路……

而且就算这些系列丛书,抄的不是我,抄日本的成分也是很多的。

请感受一下,再转一次一位业内朋友在转发我的文章时说的话:


作为业内人,我转发一个。


不过要提醒lo主的是,真要打官司的话,注意下面几个坑。


首先,对方是外包选题的,责编一定会嘴硬,不会承担任何失误,说白了这个项目基本等于合法卖书号给工作室,或者是工作室批量承包书号,责编除了三审签字之外什么都会告诉你“不知道”。被告是否列入清华社最好咨询律师,否则可能适得其反,绝对是各种推诿各种不利于你索赔。


其次,那一串人名基本没有意义,那是用来避税的,不一定是参与人。一般来说,这种工作室和出版社有避税惯例之后,凑人数只是基本流程,避税名单有可能是他姑妈二舅姥爷,不真正参与编写。P.S.这个避税流程合法的。


第三,同二,你根据这个名单找不到真正的抄袭自然人。工作室会说这是他们的合作人,这只是一次合作,也已经不再合作了,此时,除非你确定李倪真的是参与编写的人并且找到ta这个自然人,同时确定这部分编写是这个人做出的,否则官司很难打。


第四,清华社才不会在乎你这场官司。官司成本,早在他们配合工作室做书的时候已经核算进去了,抄10个人,可能只有3个人发现被抄了,其中可能只有 1个人决定告他们,这点成本不算什么。人邮的态度也很正常,他们不会陪你打这个官司,你的原作09年出版,如果合同期是5年,已经马上要到期了,所以这件 事对他们来说,除了浪费时间,没有任何好处,OKOK全力配合的意思就是,你说吧,我听着呢。


对lo主来说,赔偿的稿费扣除了打官司费用之后少得可怜,走法律途径基本就等于放弃了经济赔偿,就是出口气,所以建议多运用新媒体。官司如果想打请继续,这行需要lo主这样正义不妥协的小天使。


顺便说下为啥最后闹到走法律程序,因为lo主要的2倍版税对于出版社来说实在是“太巨额”了。lo主猜的没错,这种事一般来说如果能3000块解决,就绝对只给你2500的。碰到lo主这样有谱并且强硬的,出版社确实选择走法务,因为他们知道大多数人一定会放弃的。


总之,叹口气。这行的事就这么操蛋,我内心希望lo主能给丫们一个漂亮的耳光,但是实际上我真的不太看好结局,因为这件事从编写那本书开始就已经是个坑了。

另外,大家也可以搜索一下“清华大学出版社”、“抄袭”这样的关键词,惊喜不断。

总之,作为受害者,我觉得陈绿春编辑一定难辞其咎,特别是她丢给我一个,难辨身份的微博号,就说是抄袭者,我不相信。

再说了,那个抄袭者除了告诉我“书是临时工抄的”以外,没有任何营养。

你自己做法都那么不地道,那么我有理由怀疑——那个抄袭者其实就是陈绿春编辑自己的马甲,这书就是陈绿春编辑一手策划,招来一堆涉世未深的动漫廉价画手东拼西凑出来的圈钱作品。

我觉得这样的怀疑很合理。



第五问:陈绿春这样的编辑,作为出版界、文化界、动漫界的你,觉得她有资格当编辑吗?



有吗? 

你会请这样的编辑吗?

作为作者的话会希望遇到这样的编辑吗?

清华大学觉得这个人怎样?

清华大学出版社觉得呢?

清华大学出版社社长宗俊峰感觉你的员工怎样?


宗俊峰先生,有听到你们自家的社标警钟长鸣吗?

陈绿春是不是清华教出来的我不知道。

但是群众肯定很自然地会觉得——陈绿春是宗俊峰社长教出来的“优秀编辑”。

如果您说不是,您要和陈绿春撇清关系,但您总不能要求别人有“清华的智商”,对不?


清华大学出版社能不能和抄袭撇清一下关系?

我写完手头的书,我会走法律途径处理抄袭事件。而走法律途径的话,必然会有一条要求就是登报声明道歉之类的。



而陈绿春到现在为止都是微博私信我,后来的,必须邮件正式谈并留底,也是我提出的。

在此我想说,清华大学出版社,你有胆在【微博】公开谈论这次的抄袭事件并表态吗?



先不谈法律,法律你们跑不了。

我就谈智商——以清华的智商、品德、作风,面对受害者的质疑,在递交法律处理以前,清华大学出版社能给我一个微博上的,公开的交代吗?

如果不行的话,是不是所谓的清华的智商、品德、作风、水平,还要经过法院审理才算?没上法院审过的话,难道清华人都是弱智的?你们的智商和道德难道要经过法院批准才行?



没错,此文也与法律无关,仅关乎智商、品德、作风、道德、行业操守。

我想知道,陈绿春这样的编辑,如何立于清华牌坊下,如何立于出版业牌坊之下?她若能立,其他人何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后追加一条题外题:

第六问:我说(注意不是骂)陈绿春是清华牌坊下的婊子,算不算过分?


笔者曾经在《在中国,清华也抄袭,还出这样的婊子》里,称陈绿春编辑是婊子。一些看过此文的读者觉得——虽然我有道理,但是“骂人就不好了”。

还有一些圣母跑来和我讨论“维权的时候骂人是不是也不对啊”的问题。

虽然原文中已经说过了,这不是“骂”,而是“名副其实”。

我在这里再说清楚一点:


1、为钱出卖肉体的,是娼妓。

2、婊子也指娼妓、也可不指娼妓。

3、婊子为什么是蔑称呢?因为婊子指为了钱出卖自己的女人,同娼妓。也就是说通常人们“骂一个女人如同娼妓般不要脸”,就用婊子。

4、清华牌坊下,陈绿春编辑为了钱而抄袭的行为,侮辱了清华、侮辱了智商、侮辱了学术、侮辱了动漫、侮辱了品德、侮辱了职业操守。而这些,居然她连两倍版税都不愿意给。

5、同时,陈绿春是女性,也就是会是子女的直接生育者。你戴顶清华大学这么高的牌坊,别说旁人,你要如何面对子女呢?

6、陈绿春的行为,是犯法,没错吧?前面说到清华出品的人,如果犯法,都有知法犯法的嫌疑,也很合理吧?

7、陈绿春编辑在我提到赔偿,也就是钱的问题后,基本就成了法务部的中介了。可笑的是当初她还询问我“有什么要求”,按照上面业内朋友的说法,是我的要求超出了她们的预算,所以“要告便告”。这不是为了金钱出卖自己是什么?

 


所以,我觉得,我的智商告诉我,我没有骂人。骂人应该只是一时之气,是公平的可以被回骂、被反驳的。

但是这里的婊子称号,就算我想为她反驳,也无法反驳。

谁能反驳,可以试试。

骂人是侮辱——问题这里,陈绿春是自取其辱。你可是清华的人啊!还是编辑,搞文化的人啊!!!!这些道理需要我来解释吗?


为了金钱,可以丢掉职业操守、丢掉智商、放弃(清华的)名誉、不要脸(要告便告)。

如果是要脸的人,别说赔礼道歉,两倍版税说实话可能不过就是几千块,你和我都不缺这么几千块

。如果我是你,我又不希望事情闹大,我可能自己掏钱包给了算了。(要知道我有提出过如果有诚意赔偿,可以同意低调和解)

可是,陈绿春或许觉得,清华什么的、道德什么的,不重要。几千块,对陈绿春很重要——但是,就算你穷到裤子破了洞,公开道歉声明就可以了啊?我真的贪你几千块赔偿?大家大可看看第一段的文中,我的态度本是希望清华能够做出高调表态,并成为反抄袭标杆的意愿。

所以陈绿春有没有品德?有没有诚意?有没有职业操守?由此可见一斑。

所以,请问诸君,我说其为婊子,可有说错?

如果真的,大家都觉得我这是过分了,我在此先道歉——

陈绿春女士,对不起,我不应该因为你身为清华大学出版社的编辑居然抄袭却推卸责任、处理得不清不楚,而称你为婊子。

虽然你不敢公开谈论抄袭、清华大学出版社也没有公开表态抄袭,但是,我有胆公开道歉。

我在此公开的说——清华大学出版社陈绿春不是个婊子。

我作为一个被清华大学出版社抄袭的受害者,诚恳地恳求陈绿春女士的原谅。


我希望我提出的问题和逻辑,能够得到所有出版界、文化界、动漫界的朋友的指证,故有五问。感谢您的思考。如果我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我堂堂正正地、公开地接受指责。


评论(1)
热度(149)

© 十漫个为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