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如果你投稿后因为某些不足而被退稿,但是不久就发现自己的故事或桥段被杂志其他画手画了,怎么办?

有朋友问我以上的问题,这相信也是很多人有想过,但是无法想象的事情,如果这位朋友所言属实的话——

这位编辑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哦,不,你这辈子都请不要当编辑了。

做出这种事情的编辑,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这无疑是行业之耻,投稿者会憎恨他,杂志也会恨不得马上和这种害群之马撇清关系,就连听了他的“提议”画了那些利用职务之便剽窃的创意的那位画手,也会感到羞耻吧。

所以,对此我的意见(处理方法)是:

1、首先你必须要查证,取证,比如交流记录、QQ记录、邮件记录等。

2、然后就是你自己的记录或草图(可能受害者还并没有画出来,只是在网上聊天中打了字)与杂志剽窃创意的成品的对比。先把证据对比图做出来,打码匿名并网上公开讨论,让更多的人帮忙判断,排除是自己错觉的问题。

3、一旦确定剽窃属实,人肉并曝光该编辑(这其实不叫人肉,而是“直接打电话问杂志社这位编辑的真实身份”,毕竟很多编辑交流都是用网名),曝光的包括有杂志名、编辑姓名、QQ号、邮箱、上面提到的证据等,这次不要打码不要给这种人任何机会。

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就好比律师不遵守保密协议一样。严重到基本不会有人犯……只需要犯一次,就应该永远被驱逐出编辑行业,而且驱逐这事情,杂志自然会做不需要你来动手。



一、这算侵权吗?如何判定这种剽窃?

这事儿不“侵权”、不犯法(应该告不入)。

1、你的创意、我的创意,本身首先就有可能因为缘分因为巧合而相同,更不要说一些未发表的东西了。

2、但是别人投稿后,你短时间内就让另一个画手画出了雷同的创意,这是令人发指的。

也许有人要说,既然上面的1成立的话,为什么到了2就不成立呢?

因为你有职务之便,所以,你需要避嫌。

所谓避嫌就是你不能再和任何自己负责的画手提这样的创意,不是说短时间内不行,而是应该永远不行。这是职业操守。

那么,试想一下——如果你刚投完稿并被退稿不久,同一个杂志同一个编辑手下就出了类似的创意,其原因是“那个画手,刚好想的创意和你一样”,你觉得这样的几率有多少呢?

这样的几率就好比你在大街上闭着眼睛随便指一个人,你睁开眼发现你爱他,他也爱你一样。除了和那个画手结婚已经别无他法了。

所以,如果你被退稿后,短时间内同一本杂志有篇作品的桥段值得怀疑——因为人家也不是傻的,多少会有些改动,那么按照上面说的几率来讲,已经可以确信是剽窃了,剩下的只是领证,不,取证的问题罢了。



二、既然是剽窃,为何不侵权?

说实话,侵权必定是侵权的啦,就是这权有点虚,比直接抄袭盗图还要虚,要看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这涉及到更多的是“情”而不是法。

毕竟双方没有签订合同,确实没有法定上的保密义务和合同,所以没法说是侵犯隐私。而且看上去你情我愿,还是在网上随意的交流,更难把证据在法律上定性了。最后,创意不是编辑画了,而是编辑转告了别人。

法律精神确实是倾向于保护著作权的,但是相关条文无法细化到私域,取证也麻烦,而且这种事通常就是涉及两三格的漫画内容也就值个一块五毛,这简直就是把“这想法是我先说的!”这种事告上法庭,而对方如果真的厚颜无耻,也可以大胆地说“我做了你没做,就用了你能怎么样”。

我们可以想象一个这样的情景:

为了投稿,某画手加了一个Q,或者是编辑直接找的这个画手加的Q。

那么接下来交流都在Q上进行,然后涉及到了“隐私交易”,没有合同没有约定,一上来就开始聊稿子的事,这算是编辑和你之间私人聊天行为呢?还是工作上的行为呢?(当然理算是工作行为,但是说是私人行为也完全说得通,简直是灰色地带)

不管这种事有无法可依,不管这种事有无法律上的惩罚,都有着类似行规一样的道德操守。

你可以剽,但是其代价就是——只要被发现,你已经永远失去了当编辑的资格。

举几个有趣的例子:

1、两个画手之间聊天,其中一个画手抢先一步把听来的创意画了。

2、两个不同杂志的编辑之间聊天,其中一个编辑抢先一步把听来的创意用了。

3、杂志之间的创意剽窃,比如听说对方最近打算画XX题材,抢先一步占先机。

4、再尖锐一点,一个编辑和一个画手聊天,编辑聊到最近想到一个点子打算给另一个人画,被聊天的画手抢先一步画了创意。

以上这些都不算侵权,因为倾听者对诉说者没有任何的避嫌义务,他们既然互相认识并且敢把秘密说出口了,顶多算是友情上的隐私,而不是职务上的隐私。顶多算是……类似……利用私交窃取秘密的商战?

如果说以上情况真的是商战,那要付诸法律也还是需要证据,比如一些确切的文件和记录,同时双方也有确切的公司背景。对于投稿者这种个人,这太模糊太弱势。

不过如果以上情况发生,两者也还是要付出代价,就是再也无法一起快乐地玩耍了,不是吗?

可是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让他必须被炒鱿鱼——就是编辑与投稿者的关系,绝对不是私交,当你摆出“XX杂志编辑”身份时,事情就不是什么商战,而分分钟算是诈骗了。




三、编辑无形中也代表了杂志的形象

如果你家编辑利用职务之便剽窃投稿者的创意,你的杂志还有人敢投稿吗?信任危机就像是得了恶性传染病,任何人一旦得知,都会躲得远远的。

编辑用这样下三滥的手段,杂志如果还包庇的话,无疑就是自杀了。

如果说,某杂志的编辑很凶、很专制、很傻、很笨、根本不懂漫画之类的,或者说某杂志四拼一、压榨画手、稿费很低之类,还有某些画手抄袭、盗图等种种问题,说到底对错还是见仁见智的,也可能有什么缘由、有什么无奈、有什么策略、有什么阴谋等等。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问题,如果当事人表示认错、解释、改正,都是值得被接受的。

但是如果有杂志存在剽窃投稿者创意的编辑?——所有人都可以艹你这本杂志啊,简直瞬间全世界和你相比都是正确的。任何读者、画手、编辑、杂志、友军、敌人都可以毫无保留地艹你这本杂志。

因为编辑之所以被允许可以得到投稿者的创意,就是因为他是站在作者这一边的,剽窃创意这无疑是站在作者的对立面。没有作者就没有创意和作品,站在作者对立面就是与整个漫画界为敌。

如果说,以编辑身份吸引作者A,然后窃取作者A的创意给作者B用,不算是站在作者的“对立面”?那你就是间谍,间谍就是不能暴露的职业,间谍暴露了,是可以判死刑的,至少别人对你的信任已经死了。

这个错误,没有改正的余地。而杂志只有一条路可以走,炒了他这个临时工


四、剽窃的判断

首先,“利用职务之便剽窃创意”和“抄袭盗图”有所不同。因为后者,是去剽窃一些公开的东西,而前者关乎职业和隐私,不可饶恕。

既然是那么不可饶恕的错误,万一诬告了也是不对的,那么,应该如何去判定呢?

笔者觉得初步判定方法可以是这样的:

(因为可能受害者未必已经完成了画稿,有时候可能只是用文字诉说给编辑听自己的某些创意)你可以假设自己的这段创意已经画成了,然后也确定这段创意并非是前人有过的情节(不需要看过所有的作品,你自己印象中没有就好了,更重要的是交谈中,编辑没有跟你说“你这个创意已经有谁谁画过了”),再对比杂志的剽窃作品,如果可以大部分代入,或者核心部分相同,或者只是改改台词但是意思是一样的,那么基本没跑了。

补充:

1、因为如果前人有画过的话,编辑肯定会指出(此时如果他还是用了这个创意,说明“你的提出算是提醒了编辑,他想想觉得这个点子虽然别人用过了但是再用用无妨”,所以剽窃行为不成立),哪怕是不置可否的“这点子不错/不行”。(说不错的话说明他认可这个,但是又由于否决你的投稿所以更不能用你仅有的东西而是应该等你其他的水平赶上来,说不行的话之后又用了那算什么!)

2、如果前人真的有画过,而你和编辑都不知道的话,那么也不能算是辩驳的理由,反而更加证明了编辑利用职务之便剽窃了你的创意。

3、如果有改动得比较深的情况,你只需要确定某些明显创意点是属于你的,就足够了。我们要证明的是编辑是否有剽窃行为,而不是要去看剽窃了多少。

无论剽窃多少,只要是剽窃了,就应该被驱逐。把偷来的创意稍作改动这会是有点智商的人都会做的事情,但是除非你改得已经完全不像样子了,如果还是剽了,你就该滚出漫画圈。

但是无论如何,以上只是比较主观的判断,绘画的理解很多时候也是很主观的。所以初步判定是不够的——

不妨先以匿名的方式,问一下身边的人,发网上问一下其他人,是否两者具备相似的痕迹。当作二次判定。

总之,这条创意的独立性越清晰越好,如果因为被改得面目全非难以判断,那么……就是难以判断啊,也不要随随便便诬陷别人就对了。哪怕直接去问一下那个编辑,这个是不是用了我的创意,看看他怎么回应也好,也是帮助判断的方法。


五、避嫌这事痛苦吗?

避嫌也是很痛苦的事,打个比方,假设你就是个编辑:

1、你昨晚刚好想到了一个点子,打算给画手画,第二天有人投稿正是这个点子!因为这边稿子急结婚的事先放一放了,这样难道我要放弃这个点子吗?

是的,放弃。

2、今天投稿的时候有人说了一个创意,刚好晚上自己负责的画手也提出了同样的创意,因为稿子急所以撮合新人的事先放一放了,这样难道我要劝画手放弃这个点子吗?

是的,放弃。不过事后真的应该撮合他们。

你还可以选择的是,找到那位投稿者,如实地告诉他这件巧合的事,这样一来,责任其实就在于那个巧合的画手身上了,不在你身上。而且对方是被退稿了,遇到这样的巧合应该向投稿者给予鼓励。

为什么?因为这个投稿者被你否决了,也可能是因为画功问题,但是后来的画手没有被否决的话,说明这个创意还是值得肯定的。你要避嫌,就要把情况说清楚,并给予鼓励。

简单来说,以诚待人,如果真的遇到很巧合、很不可思议、很难以解释的事情时,第一时间和当事人讲清楚,是编辑应该做的。

因为创意是所有投稿者的心血——投稿者本身就是因为画功、分镜、其他情节不行而被你否决,那么你剽窃他的创意,就是把他仅有的闪光点也掠夺干净!

我相信哪怕是这样的情况——编辑虽然否决了投稿者,但是觉得某个创意不错,恳求投稿者把这个创意让给他,我想对方也未必会拒绝的。以诚待人,哪怕错失了好的点子,也不要打破信任和职业的操守。

避嫌之所以痛苦,就是因为你是坐收创意的编辑。数钱之所以痛苦,因为你是银行点钞票的而不是花钞票的。话又说回来了,非要抓着一个听过的创意不放,不用觉得太可惜,这无疑是承认自己是废物——你就不能靠自己想出更好的吗?不行的话,其实……这可以是辞职的理由。

这一点,其实也适用于投稿者——曝光和抗议,未必会有什么回报,直面不公,大胆维护权益的同时,也无需太过在意这一条两条创意,接下来想出更好的创意才是正事。


六、避嫌的标准

也许还有人要说了——编辑每天收到那么多投稿,哪记得什么是自己的创意还是别人的创意啊?

你记不得那你就别当编辑了,好吗?你就是负责处理创意的,你跟我说你脑残了?你记得你是谁生的吗?

也许还有人要说了——避嫌要避多久?一个月?一年?十年?

一辈子。

因为即使是你手下的画手刚好也想到类似的创意也好,你也附带着一条足够嫌疑的符号——

被画出来的作品,与之前的投稿者处于【同一本杂志】、【同一个编辑】。无论时隔多久,这都是很低很低几率的巧合。

所以,一辈子不多。如果你手下的画手想出来类似的创意,你也要尽量地阻止,或者以诚待人地和当初的投稿者说一下。

以诚待人,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的。

说到这里我也确实想起了,有时候听说过,某编辑在某杂志做了一段时间后跳槽到另一家杂志,带过去不少原公司的点子的情况。

搞清楚——剽窃原公司的点子的问题,是公司之间的事情,也是类似于商战,这种间谍人才,新公司也是会防着你的不是吗?而剽窃投稿者的点子的人,问题不一样,因为你即使换了公司依然是在当编辑。

那么——如果我记下了投稿者的点子,等到我换公司再用,到底是可以还是不可以?

你觉得呢?呵呵。

先不说问题是否还是那么严重的事,我觉得如果你这样做了,和那些“把送给上任女友的礼物要回来,再装成是新买的送给现任女友”的人一样,如果给现任知道了,你觉得会怎样?

如果你男友/女友觉得这应该分手,那么,这种行为就也应该被驱逐。


七、自我保护

笔者也经常对编辑夸夸其谈一些还没画的创意,相信其他的画手也会有这样做过。

首先这是出于对编辑的信任。

其次,也没有编辑会随便剽窃这些纸上谈兵的创意,因为——他最低限度会觉得,我能够画出来,我想画肯定能画出来,我总有一天会画出来。所以先不说道德操守的问题,对于一般职业画手,编辑是不会剽窃的,因为万一剽窃了以后原作者其实早就画好了,这多么尴尬?

要剽窃的话——肯定是要偷那些,看起来就没能力画出来的人。看起来就算我找别的人画了他也还只是个没出道的无名小卒的人,看起来就算我转了好几间公司他都还没有出道的弱势群体。

所以,笔者觉得,你还是应该先无条件信任所有的编辑(当然对方所在的杂志越大越好,没听过名字的就要谨慎点),因为这是很基本的职业道德——就好像是公厕虽然分男女,公厕虽然里面都是最隐私的事儿,但是不需要有门,有门也不需要上锁一样。有胆你就闯异性区,你闯你就是人渣。(虽然这比喻有点奇怪啦)

但是,所有的交流记录和草图什么的,请保留,这就够了。我们都是为了创作而已,没有精力去做那些曝光啊批判的事,如果发生了,那么曝光其实不是为了自己出口气,而是为了让行业更干净。这是善事。

另外那些已经出道的画手,也应该多多留意编辑给你的创意,也应该保有聊天记录,因为如果有一天有人说你抄袭,你反驳说“这是编辑教我这么做的”,这理由是非常无力的。


八、实际与假设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事发生,这个编辑真的会被驱逐吗?杂志社真的会卖帐吗?如果被驱逐了,他会又被其他杂志社聘用吗?

暂时这种事还没有见过,无从去说。(如果有人曝光过类似的编辑,可告知)

估计有了,很多受害者都是选择得过且过。

先不管实际结果,如果有哪家编辑能够在征稿启事上添加编辑保密声明的话,我想这是很值得赞扬的——实际中有吗?(真的有吗?)

但是这并不是理想化的事,而是“如果发生了就是应该这样做”的事。旅馆门口的小卖部有卖针孔摄像头的,你还敢进去住?旅馆也不会让这种事发生好不好!

说完实际,我们再假设一下:

如果,其实真的有一些编辑,本身已经有一些签约的作者在手,杂志的档期也是满的了,但是依然放出征稿信息,为的就是多多汲取各方的创意。换句话说,如果是利用征稿来剽窃是故意而为之,也完全说得通。

这也是这种剽窃为什么严重的地方,也许被逮到的编辑有一千个解释的理由,比如巧合,比如太喜欢这点子了放不下,或者一直联系不到投稿者所以直接用了等等,看起来冠冕堂皇内有苦衷,但如果一口咬定你就是故意这么做的,一口咬定你就是诈骗,也完全说得通,你也完全无法辩驳。

因为这个职务之便就是灰色地带,侵权容易维权难还影响极其恶劣,所以更需要道德的监督和驱逐。


九、后续发展

笔者在听到这样的事情以后,确实有问那位朋友——编辑是谁?哪家杂志?什么作品?聊天记录这些证据有吗?需要帮忙曝光吗?

但是那位朋友似乎因为种种原因并不是很想曝光。



是误判,还是姑息养奸,还是没有精力,这确实要看到证据才能判断。

笔者也希望这只是那位朋友的朋友的错觉,正如题目所说。

又如果,事情属实,然后不曝光的话,首先这是当事人自己的选择,我们应该尊重他的决定。不过,笔者希望看过这篇文章的其他人不要让这种编辑有第二次机会,就好比有些案子,即使当事人选择不起诉,也是值得提起公诉的。

编辑难当吗?是的,也不容易。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画手好当?画手好当为啥你不去当?

最后,如果有人要说——“不能用职务之便窃取创意”、“因为工作性质而需要避嫌”这些事,一开始没人告诉过我啊,没有人要求过我这么做,杂志领导也没告诉过我啊,而且这也不犯法啊,为什么这事儿就那么严重?严重到犯一次就要被驱逐?


这么说吧,如果连这事儿也要教,我想其他的职业也不适合你了——你连人和人之间基本的信任都没有。

十、总结

道理是简单的,上面那么多字都是分析、举例,因为受害者肯定多是弱势的新手,懂的人可无视别嫌我啰嗦。如果你觉得这些字你懒得看,那么可以只看下面这句话,无论是画手、编辑都应该清楚明白一件事——

在画手与编辑之间流通的创意,并非创意那么简单,它还是隐私。


冠希哥当初出了事,马上就要宣布退出娱乐圈,可见隐私这事,不是小事。

后来冠希哥想想,虽然隐私暴露了但是错不在我,我也是受害者,而且也和娱乐圈没啥关系啊,于是他又回来了。

所以,虽然“间谍编辑”是绝少的存在,不过那些整天喜欢在网上夸夸其谈自己的创意,随便抓个人来聊自己编的故事有多么多么NB但是又不画的人,和在街边撒钱没什么区别。要多保重。

对了,那个(应该是)不知情的画手,如果知道自己的创意是编辑剽窃过来的,应该怎么做?我想如果是我的话,这一话就重画吧,去掉这个情节。

希望有启发。

评论(6)
热度(172)
  1. 午夜的蛋黄酱十漫个为什么 转载了此文字
  2. Mirrorks十漫个为什么 转载了此文字

© 十漫个为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