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略文化的建设,终会自食其果


人生真是有趣,漫画家的人生更是有趣。

正当笔者前几天发表了一篇《漫画中不可承受之改1——猫海盗对白修改/篡改集》(http://hi.baidu.com/comic520/item/f75e320f9bd0c5c12f4c6b23)以后,由于瞬间被转到贴吧,所以作品所在杂志的编辑部也看到了这篇文章,笔者的责任编辑是个非常好的新人编辑,我发此文以前他完全不知道,而且一直和我关系非常融洽,他看到我的吐槽文章后马上单方面地对这件事表示了愧疚之心,非常好的人。

但是我发表这篇文章,并非是要得到这位编辑的道歉或者澄清什么的,相反,我希望用一个公开的方式,公开讨论这个问题。漫画对白被无意义地修改和篡改,绝对是当前漫画界的现象,我也对编辑表示了深深的愧疚,因为本来我打算先连续发几篇这样的文章,凑够了一起拿到编辑部去正式地讨论的。

我的原意,是漫画对白修改对于作者是天大的事,谁要是给我一篇毫无对白的漫画,我能够通过改对白就编出无数个故事版本来,因为对白对漫画而言就是那么重要。

另一方面,我的责编改不改还是其他一审二审改不改,我交稿了以后能做的不多,如果我要每次都据理力争不要随便改的话,那么会给人一个印象,就是我这个作者,不愿意给人改对白,或者说我这个作者不接受他人意见。

NO,问题是改对白与否如果对作品没有任何优化作用的话,除了错字,为什么不保留作者本身的语气和风格呢?这可是文化的事啊,我可不是单纯的画匠,我是我,我的作品署名是我,如果句子并没有因为你的改动而更优化,那么为什么要扼杀作品中作者的灵魂和风格?

所以我觉得这事情一定要先斩后奏,拖拖拉拉内部聊的话,大家都是好感情的人,而且大家都碍于上上下下的职位级别,这种问题不会轻易得到解决,于是有了《漫画中不可承受之改》一文。

无论如何,我Oran猪做我认为应该为漫画做的事情。如果我那篇文章是泄愤或者报复贴,我大可以在连载完毕以后来回马枪,但是不是,正是因为我觉得我所在的杂志很有希望,所以我必须要一切都正面地说,即使有些碍于情面(因为所有编辑都真的是对我非常好,在此非常抱歉,请不要对此有太多对错的想法,我的对象是整体)。

也就是说,我既可以选择连载完结后回马枪,也可以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拿了稿费少管闲事,但是其实我不能。如果我都不这样,那么我之前写的教程和研究的东西,就和我这个人的行为不符了,也许也是因为我不够纯粹,不是一个纯粹的漫画家,给编辑部添麻烦了。

但是,很麻烦么?这其实应该是编辑部做的事情,而且并不难,如果没有编辑部有人用心在做这个事情,那么至少笔者会用笔者的方式去提醒笔者所在的杂志的编辑——嘿,你们是搞文化的,不是卖画片儿纸的哦。


在这个风波中,我说了这么一段话,是在贴吧的回复而非正文中说的:


“你看国内各大杂志,都有名家前辈在连载,名字就不提了,但是他们,有哪一位做过这样的整理和意见?所以其实我不是在声讨什么,更多的前辈都一声不吭,我当然根本可以无所谓,我只是希望为杂志出一分力,而且是直指漫画基础架构的一分力,很多基本的细节不去考究的话,作品的艺术就不会得到发挥,这是平台的意义和责任。”


没错,我在没有连载完毕以前,就直接爆自己杂志的对白编辑错误,并提出“对白是天大的事”,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伟大的壮举,也许很多没创作过的人还会觉得是多此一举的自杀行为。但是为什么没有任何一个前辈,有对这些问题提出过意见,或者有提倡过任何相关的做法呢?我对此非常奇怪。


正当我对前辈们不闻不问感到疑惑的时候,有趣的事情就在三天后发生了,一位前辈胡蓉,被爆出了抄袭。



这算命运是对我的答复吗?有趣,其实,下面才是正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胡蓉,是一位很坚强的女性,也是一位中国漫画的前辈。我们见过面,聊过很多,她也正巧曾(?后来不知道是不是了)是我所在杂志的特约主编,这个抄袭事件出来以后,我觉得证据确凿,但是我没有吭声,我想看到的是胡蓉前辈如何回应这件事情,才能做出判断。




上图是她的第一次回应。 




 
然后,她不堪恶劣的回复,决定暂避风头。 




 
最后,截止到本文开始动笔之时,我觉得胡蓉前辈的回应已经足够清楚了,以笔者的经验已经足够判定事情的真相(下详)。 

从此,胡蓉在我心目中仅仅是一个坚强的女性,漫画前辈?NO WAY,NO MORE。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先,笔者先来说一下这件抄袭事件的各种可能性,不能冤枉“前辈”。


第一、胡蓉没有抄袭,因为作品不是她画的。


这绝对是真相,但是,无论是百度百科《苏格兰玫瑰》,还是此漫画在杂志上的落款,都只有胡蓉,偶尔出现“助理”。

我们先不谈抄袭,我们仅仅谈助理这个问题。

我们创造的是漫画,一种文化载体,如果你是编著者,而且你一笔都没画,全部都是交由助理代笔的,那么,你就要起到全盘的监督作用。

换句话说,如果助理被署名,那么助理就要承担一部分的责任,助理也是文化中的一份子。如果助理没有被署名,那么他仅仅是一个“艺术民工”,他的身份是在文化以外的。

我打个比方,如果我被请到一个工作室里当助理,但是我是不能在作品上署名的,那我还管你个蛋啊,我就是完成任务然后收钱的人,所以如果抄袭是我自己的偷懒,是我自己的意思,而身为编著者的你没有发现我,没有监督我,没有事前说明不许抄袭,我才不管你呢。我画完我的任务就行了,不是吗?我没有署名,我的创作没有被认可的话,那么我和你就是商业的关系而已。


“我按你(编者)的意思画了图,你给我工钱,买了我的图出版,没署我名字,你当然后果自负。”天经地义的事。


所以,胡蓉要把抄袭赖在绘者的身上,是完全不成立的事情。这也印证了本文的题目,忽略文化的建设,那么你底下的商业操作上出了“临时工”的问题,你自己没监管出来,当然你要自食苦果,因为临时工是不负责文化方面的问题的。

再举个例子,楼塌了怪民工是绝对不成立的,要怪监管,难道楼房没有质检验收的吗?


二、面对抄袭的指责,使用顾左右而言他的回应,无形中代表了真相




 
在笔者与胡蓉聊天时,笔者也听过如上图的故事,这些事情确实对她伤害很深,是欺骗,这件事情应该是真实发生的,但是,与这次的抄袭有关系吗? 

这样的回应,就好像要把大家的思路往“其实当事人也是受害者”这方面带路。

这是绝对不成立的。

知音漫客,在今天,还需要偷胡蓉之名来做所谓骗局吗?这完全不合理,而且这个《苏格兰玫瑰》只有一个署名,就是胡蓉。偷得如此彻底吗?

我想这种解释漫客绝对不答应,但是漫客不会说什么,因为漫客上的抄袭比比皆是。

所以,即使过去被欺骗过,但是与这件事无关。而正因为用了这样的回应,才让我们更确定了,这件事情的真相就是“前辈不作为”。

不作为的前辈,充其量只能称为漫画家,不能称为前辈,现在不是要你主动去做什么,而是这是你家里的事。根本无视漫画的文化建设的话,你除了画手这个身份,就没别的可以谈的了,而你甚至连画手都不是。不是“扶持更多新人出道”就叫做建设漫画文化,这根本不需要谁来扶持。


三、正义的代表?




对于这一点,可以先到纯白之月吧的这一贴看看,(http://tieba.baidu.com/p/1648435519),作者楼由。非常感谢整理。

上面这一贴可谓是“前科”,这些抄袭、描图、盗图的教程,都是出自某社,笔者也被牵扯过一次(http://tieba.baidu.com/p/1249912725),里面已经有详细的解释,过分详细了。

在此,再多说一点,之后该社的教程部也还找过笔者想出一些教程,要求是“一年近十本”,我说,我做不来,我是希望自己的教程独特一点,自己的想法多一点,所以需要时间,大概也要两个月或者三个月一本吧。

然后对方说希望是大量的绘画技法就行,不用多文字也行,但我也说,需要两个月或者三个月一本,因为我得画出来,还得配合教程的思路。

最后想了想,觉得不对头,越想越不对头,心中默默地决定——再也不在此社出教程类书籍,他们这个“书海计划”,只是一个为了达标的任务罢了,根本无心对中国漫画有什么建设。

现在胡蓉事件配合来想想,可以说国内最大的抄袭问题都集中在一起了。正巧笔者都遇上和认识了。

但是笔者在这部分想说的是——这个出版社是“盗取胡蓉的名字出版这些抄袭教程”吗,我可以确定地说,不可能。这个社也同样和胡蓉一样属于无视文化建设,只求工作达标的情况,但是盗了“胡蓉原创工作室”这个名字来出书的话,不可能,没有一个社疯到这种程度,此社资金充足,绝对不需要盗名。

胡蓉口中所称的被盗名事件,是那种“动漫教学机构”的事,口头或者横幅、小册子之类广告盗名,不是出版物,出版物是不敢盗名的,更何况毕竟是大社。

(另外补充一句,此社教程部和漫画部无关,所以漫画杂志部分请读者独立监督,不能混为一谈)

所以,这里也排除了另一个可能,就是“这背后可能有隐情,胡蓉为了保护后辈,自己默默承受骂名”,这不可能也不成立。保护后辈的做法,就是在抄袭被曝光以前所有作品都挂自己名字吗?保护后辈的做法就是在抄袭被曝光后表示不是自己画的所以不关你事吗?有什么隐情,能够大到纵容后辈偷窃,教育后辈(书的读者)偷窃可行更严重?不可能。

而且更有趣的是,首先,以笔者所见所闻和经验,以上两处的“盗名出书”均不可能,但是如果是真的,为什么胡蓉没有去告?

“盗名寺出版社”,是子乌虚有的。容许自己工作室做这些鸡鸣狗盗之事,我不管法律如何,这绝对是教坏后辈的行为。


四、身为漫画家和前辈,有什么是不敢回应的?




 

接下来这些,笔者认为非常重要。


如果你是小偷或者杀人犯,那么你就是教坏小孩了吗?不,只有你死不认罪,或者找一些堂而皇之的借口,你才是教坏小孩。


如果你因为偷窃而坐牢,那么你虽然是小偷,但是你也是一个榜样——偷窃要付出代价。


        

我打个比方。


1、作者发帖说杂志改的对白有问题,或者一些负面的消息,那么杂志应该怎么处理?


首先声明,我可没有给出任何的处理指导,因为我觉得,应该——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有问题就是有问题,就应该承认并且表示会改进,这才是做文化应有的态度。而且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对白的问题对于读者来说,并不是不可原谅的事情,而且许多杂志都有这样的问题,如果你能够承认,你就是榜样。

如果你对于一些,对自己杂志不好的声音作冷处理,那么你和其他杂志无异,都是只管埋头赚钱,不管文化建设的事情。对白、对白框这样基础和白痴的事情还要错多少年,才会有人提起要用心想出一个处理方案来?


2、自己杂志内的作者有抄袭问题,那么杂志应该怎么处理?


冷处理的,不作回应的杂志,是会被有良知的作者抵制的。有种的就官方承认,而有骨气或者有心想要做出业内榜样的,就应该表示——有抄袭行为的作者会立即下架,永不录用!(当然貌似有点过了,谁都有错的时候,也应该积极鼓励改正,这里只是打个比方)

无论是承认、认错、道歉,还是热血地表示永不录用,这些都是你应有的表态。如果你不表态,那么就是漠视文化的变态,在你眼里,漫画就是一张张银票罢了,你管文化死活,你管文化人死活,你管以后的孩子变成小偷。

换句话说,有作者抄袭但是不表态的杂志,是否说明他们的编辑是允许自己的孩子偷窃?


3、是作者多还是杂志多?如果你真是做文化的,你惧怕什么?


最重要的还是,别说胡蓉“前辈”,国内的大部分漫画作者,都只是二十到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身为编辑、平台、年纪更大的人,是不是更应该有教书育人的榜样?

难道说,一家出教材的出版社,出书是为了教书育人,但是出书过程违法就无所谓吗?这是什么道理?难道出书过程中每个成员都不是人吗?

如果忽视文化建设,最后自食苦果。

笔者一直以来都与无数的漫画爱好者在交流,无论是网站还是书信,但是我越做教程,越做研究,就越奇怪。


为什么这些问题前辈们都没人提出?

为什么这些问题前辈们都还会犯?

为什么种种问题,各种组织和个人都那么害怕去正面回应?只会冷处理?


当然最后那个问题我是知道答案的,就好比笔者自己这次的“提出杂志对白编排有问题”的事情,我完全可以不发这些帖子的,我完全可以默默领稿酬。冷处理,就是只管赚钱(商业),不管文化。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然,如果真的有了解国内各种抄袭事件的人会发现,其实很多的抄袭作者,都是有亲身、正式的道歉的,这些实在值得赞许和肯定,这才是知错能改,承认“文化更重要”,承认“不能给后辈制造坏榜样”的前辈风范。

知错能改绝对是好事,不应该说一个作者抄袭就说一辈子,但是道歉也分很多种,第一次的回应就代表了你这个人是否可信任。

我看到的,不是胡蓉是否可信任,而是这位所谓前辈,口口声声文化,其实什么都没有做。

当然,抄袭的行为不一定代表了胡蓉女士这个人是满口谎言的,不是的,笔者与她有聊过一次,感觉她为人还是很真诚的,而且很热血,笔者这篇文章如果被当事人看到,估计也是很深的伤害,在此先深深的抱歉,因为我这篇文章不是要伤害你个人,而且其他很多作者的抄袭我都没有专门发过文,正因为认识,所以愤怒。我其实是想说:

您的为人我绝对没有任何不尊重的意思,您是一位非常坚强、努力的女性,您身上还有许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但从此,在正式道歉以前,在漫画方面,你没资格和我,包括读者级(无创作作品)的漫画爱好者谈漫画。你没有资格,你的前辈头衔止于年龄。

想想你出了多少抄袭的教程,教坏了多少孩子吧。这比无作为的前辈更可怕。




(微博上找到的截图,胡蓉没资格谈论谈漫画,更没资格当前辈,这不是说她自大,而是她根本就是真的不懂,但是对偷窃却……)

所以,如果你要说“就这么几张图”,至于“没资格再谈漫画”么?对,那些盗图其实都不是你胡蓉本人盗的,其实所有的愤怒是来自你对此事的回应,所以,漫画的事,文化的事,你没有资格再谈。现在仅仅算是逃避和不负责任,再谈漫画而又不正面道歉,笔者个人认为可以直接定性为无耻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不是落井下石的文章,这是表达作者的愤怒,因为之前我也和大家对胡蓉的印象非常好,而且我还见到了真人,现在可谓心中一落千丈。这也不是什么讨伐文,要知道长篇大论说一个“不要偷窃”的问题,根本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

如果笔者以后抄袭或者盗图的话,还望所有看客提醒,笔者一定不会逃避,别说对文化有贡献了,在对文化有建设以前,首先应该做到的是该怎样就怎样,有犯错,就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和指责,才是真正终止犯错的方法。

PS:最近笔者两篇文似乎伤害了不少人,但是,谁在伤害更多人,这需要搞清楚,笔者希望所有看到此帖的相关人士,以事论事,我生活中一向平易近人,我无意伤害我们之间的感情。但是中国漫画文化的醒悟还要这样拖延下去到什么时候?技术上的问题,还望严肃对待!有什么可以直接找我谈,非常欢迎,拒绝冷处理。

其实,这并不能用中国国情来一笔带过,相反,这些偷窃事件都是一个契机,如果此时有任何一家杂志或者出版社出来以身作则,必定会是行业内的典范。要知道,反对抄袭这些事情,由读者来单方面辛苦地维持已经很多年了!你们TMD还是不是搞文化的?杂志、出版社都是中国漫画发展的土壤,是不是要所有人在你们头上拉屎来施肥你们才会振作?


没想到的霸气更新、霸气后续→《胡蓉女士的新无间西游记》(http://oranpig.lofter.com/post/3fa60_2da674f




评论
热度(19)

© 十漫个为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