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见即可取?害人不浅



漫画上有争论的时候,最怕就是当你提出一个说法时,别人用某个人的特例来举例,说“谁说的,那个XXX就可以这样这样做过,有什么不行的”。


这样的辩驳其实是离题的,认为“可见的,就是可取的”,是会自食苦果的想法。


说得明白一点吧,就好比大家在讨论足球规则,当你说“踢足球不可用手”时,有个人说:“谁说不可以,马拉多纳就是上帝之手。”


你这是把马叔判定为当惯犯,马叔要是知道了会说“你踢足球才用手!你全家都用手!你走路都用手!”


这在国内并不明朗的漫画环境中,这不是一个很好的学习和研究的方式。


换句话说,我的观点是“足球不可以用手”,你提出“马拉多纳用过手”的话,那我们是否可以反证?我绝对可以反证足球不用手更好,而你的意思是否要反证足球用手更好?这明显是个用特例来反对宏观策略的思维。


所以,在学习漫画时,你除了会看到各种教程以外,还会看到各种漫画作品,笔者的意思是,都不要相信!


每个人都会对漫画有不同的理解,所以,教程是编写者对漫画的理解,除非他说服你,否则,你不要相信。而,什么是说服呢?就是你的内心要和他辩驳,比较,觉得确实这教程说得有道理,再相信,这将会是真实代表你的想法、你的结论,而不是人云亦云。


而他人的漫画作品,虽然这些作者可能是大师级的,但也会有各种失误、不足、错误,而且他还因为种种因素把作品出版了,这些你都不可见,你只能看见作品。所以如果你把可见当作可取之处,你不会有出息,所以,你也不能尽信这些作品并且完全模仿这些作品。


———————


所以,如果因为马拉多纳用过手把足球弄进球门,你就效仿的话,你就等着被禁赛吧。


———————


因此,包括笔者的所有文章,都不可尽信,笔者也有笔者的局限性,所有的技巧和理论知识,都是一代代人不断地尝试、思考、实验、研究出来的。


但是,如果你对于一个已知的理论毫无理由地盲从,那么你并没有对这个理论的继续优化做出贡献,如果你尝试去辩驳但是被说服了,那么其实你已经作出了贡献——再次验证了理论的正确。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为什么人们总是在辩论、讨论、争论时,提出一个可行的个例来反驳另一个理论?


———————


这种情况就好比,你的漫画老师跟你说,“画漫画,最好是要对白简洁明了,每一组对白最好不要超过三行。”


然后你的朋友小明听到你这么说以后,拿出好几本漫画,里面对白超过三行的比比皆是,还有一本漫画叫《死了都要记》,里面的对白密密麻麻。


这时候你也许就会动摇了,老师SB了吗?小明SB了吗?《死了都要记》的作者小田田,SB了吗?


都不是,是你SB了。


———————


我们要先理解关于“理论和技巧”三个关键词:大众化、个体差异、承受度。


首先,一个理论要被传播,我们假设是老师对学生的传播,前辈对后辈的传播也好,要先看这个理论是大众化理论,还是个体差异的理论。


就比如“每组对白最好不要超过三行”理论,我们叫它“三行理论”,而小明举例的,已经出版的漫画里存在的多行对白,我们叫他“多行理论”。


而《死了都要记》的作者小田田本身就是一个大师级漫画家,那么无论他的漫画是简洁的,还是不简洁的,他都会因此而负上责任,比如说简洁赢了,那么这套漫画销量肯定就差,反之销量就好。


———————


真相也许是,三行理论、多行理论以及小田田,都没有错。


但是如果你是一名前辈或者老师,你面对着五百个学生,你会怎么教?你会教给他们三行理论,漫画要简洁。这就叫大众化理论。


而回到家里,你面对的是你的儿子,儿子也爱画漫画,儿子问你爸爸我对白超过三行可以吗?完全可以,只要你的漫画够好,而且你的画风配合度够好,那么偶尔出现几次四行甚至五行对白,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啊,这是你的个人风格,而且你能够把握住其他部分的对白。这就叫理论的个体差异。


但是身为老师的你,不能当着五百个学生教多行理论,当然,你也可以补充说多行也行,但是不可滥用。


到此,总结一下,大众化和个体差异的区别是,都正确,但是两个理论的对象不同。大众化理论是一个学科的基础架构和基础指导,个体化差异则涉及很多个人因素,不可以拿来做通用的指导思想。


所以,也许有个漫画家的对白很多很乱很不简洁,但是他同样有可能很受欢迎,而同时,他也不会不否认对白简洁的重要性。只不过,是他才能这样而已,他玩得起,他有很多因素和窍门,所以他可以不简洁也同样大卖。


这,就是成熟度的问题了。一个作者的名气、故事设计、分镜设计、画面精细度等等,都会影响对白的设计,影响信息量的布置。所以,要搞特例也没有错,但是,后果必定是自负,你要搞特例没人理你,好不好卖你自己承受去,但是你不能说“对白追求简洁”就是错的。


———————


所以,对于一个理论,本身就非常复杂,如果要偏激的话,只要声音够大就能赢得争论,最后苦还不是你自己吞?另外,越偏激的想法,其实就越少话说,越想把问题说清楚的人,越辛苦地码字。


所以,不要尽信任何一套理论,三行理论还是多行理论都不一定是能够用四个字就概括的,一定要自己好好去认知,另一方面也要看清楚一些其他关于成熟度的因素,比如有一句话就很能代表承受度的意义:“我又不是李嘉诚,我怎么可能会去做XXX……”


对,你不是李嘉诚,你玩不起,你是500个学生之一,那么你就会听见三行理论,然后,你肯定会在实践中遇到不少多行理论的例子,如果你头脑清醒,就要先看清楚三行和多行的关系,然后再确认你自己的承受度,你自己玩不玩得起,再去创作一个合适的作品。


这才是一个正确的、独立思考的学习方式。


如果上一句是错的,至少你应该学会独立思考,至少,你没有尽信我。


———————


以上,同时也是为什么笔者总是那么啰啰嗦嗦码字的原因,因为,我是希望把事情说清楚给大家听的人,我是极力希望客观地去把事情剖析到只剩下常识的难度的人。


当所有问题都剖析到只剩下常识,还是有人要偏激地反驳的话,那么我会沉默,因为你没有常识,那么我也不再多说,你自己的想法,会是你自己去吞苦果,我也一样。


社会总会告诉大家要守法,这是个大众化理论,如果你提出,“那个高帅富犯法了怎么就不用坐牢?”这样的论点其实是多余的,不可逆证也无法大众化的,你去犯个法试试就知道了。


———————


最后,如果你看不懂上面这一堆复杂的理论,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简单的验证方式。


当你想学漫画又不得法,然后不同的前辈告诉你不同的做法(例如有人说三行,有人说多行)时,你可以试试把他们各自的理论偏激化,最大化。


试试把一部漫画所有对白弄成三行以内,或者把一部漫画所有对白都弄成四行以上试试,然后用你自己的常识判断,哪个更好,然后按照你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去做吧。


不要再说“那个XXX都可以这样做过,有什么不行的”,你不是那个XXX。


那个……那个英就说过,白天不懂夜的黑。



评论(1)
热度(18)

© 十漫个为什么 | Powered by LOFTER